2022-08-14 11:32:47

近日有媒體曝出,一位北京家長為孩子花了兩百萬元買奧特曼卡片,居然仍未集齊……作為一款IP舶來品,巴掌大的奧特曼卡片究竟有何種魔力,吸引如此眾多的小學生沉浸其中?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奧特曼卡片在小學生中已經遠遠超出玩具收藏的概念,甚至成了“社交名片”和“身份象征”。
圖片
小小卡片,竟是身份象征?
記者從南京一家文具店老板處得知,來買奧特曼卡片的一般都是家長帶著小學生,也有小學生獨自來買的,一包的售價從幾十元到上百元不等,“一般來買的最多也就花幾百塊,花兩百萬那種肯定屬于極端情況?!边@位老板介紹道,奧特曼卡片的發行公司卡游一共對卡片設置了23種稀有度,卡包的價格越貴開出稀有卡的概率越高,有的卡片甚至要在專屬的限定包中才有概率開出。
隨后,記者采訪了帶孩子來店內購買卡片的王先生,王先生表示,兒子班上玩奧特曼卡片的男同學非常多,不玩就很難融入圈子,自己帶兒子來買也是“無奈之舉”?!拔倚r候也買過卡片,那時候是吃方便面送的水滸卡、三國卡。沒想到現在一個外國IP竟然這么風靡。我是不想給孩子買,但是其他家長都買,我不買不行啊?!毙⊥醺嬖V記者,在班上,誰有稀有奧特曼卡片,誰就是“孩子王”,由于買卡包抽卡有不確定性,有的同學甚至會在網上重金購買稀有的奧特曼卡片。
記者打開京東App發現,一些稀有的奧特曼卡片的賣價在一千多元一張,而一款名為“智勇歐布SP”的卡片賣價則高達兩萬元。隨后記者在閑魚App上發現,連一些稀有卡的“山寨版”都要賣到幾十元一張,記者聯系上其中一位賣家,這位賣家表示山寨卡就是用來顯擺的,“和正版肯定有區別的,就是用來裝裝樣子唬人的?!?/div>
至于200萬買卡事件,一名業內人士表示,受訪的北京店有很多黃牛,不能完全排除這位家長的黃牛身份。
圖片
炒作?攀比?此風不可助長
為什么奧特曼卡片能在孩子中間這么火,以至于成為社交硬通貨?不單純是因為卡面有多么好看、卡面上的奧特曼有多么炫酷,卡片所具有的競技比賽功能,其實是催化孩子之間憑借著“誰的卡牌更高級”來獲得心理滿足感的現象,擁有稀有卡片就在孩子圈中擁有了更高的話語權,卡片等級、技能、稀有程度的高低無意中會讓孩子產生攀比心理,擁有更多、更稀有的卡就能成為“孩子王”,而買到了盜版卡或者沒有買卡的被小群體所邊緣化,這種亞文化所推動的攀比之舉實在不能算是一個好的風氣。
前有小學生“盲盒式”抽卡上了頭,后有家長豪擲兩百萬給孩子買卡,暴露出來的不是哪一方單純的責任。
奧特曼卡片溢價率高,不乏黃牛倒賣炒價等情況,說企業“不知道”顯然不可能;但可能也就停留在“知道”的層面。相關企業可能是樂見其成,甚至不排除自覺不自覺地成為幕后推手,至少我們見到的是繼續推出各式各樣的稀有卡、限定卡包,以確保孩子們有卡可買,有卡可用于攀比。
此前有媒體指出,一張卡片的物理成本僅為1毛錢不到,而根據界面新聞此前的報道,僅在2020年,卡游動漫營收約為30億,其中盈利10億,不過這一消息未得到官方的確認。記者還從卡游的公眾號了解到,卡游還專門為奧特曼卡片舉辦過大型賽事,其中部分賽事僅限14歲以下報名。
同樣,該打到家長身上的板子也是躲不過去的。
目前的大環境下,想停止孩子攀比回歸理性消費確實不是靠一兩位家長,甚至一兩所學校的家長就能解決的。但孩子們所謂的攀比,實際上不還是家長錢包厚度的比拼?家長如果不理性地去引導孩子,而是屈從于壓力、默認“不買不行”,用自己錢包幫助孩子加入攀比大軍,能說沒有責任?
說到底,孩子購買卡片玩并不是什么壞事,但是放縱孩子的欲望,花大錢只為了讓孩子開心、“讓孩子融入”,顯然不是適當的塑造孩子正確價值觀、消費觀的方式。哪一天,孩子想要顆星星該怎么辦?
來源:揚子晚報
被强J高H纯肉公车

<noframes id="xzlbl"><address id="xzlbl"><listing id="xzlbl"></listing></address>
<sub id="xzlbl"><listing id="xzlbl"><mark id="xzlbl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<address id="xzlbl"></address>
<sub id="xzlbl"><listing id="xzlbl"><mark id="xzlbl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